passerby

我知这世界,如露水般短暂。

然而。

然而。

《我咸涩的泪和鼻涕泡一起滑落》


我知道 谁谁和谁谁谁已经挂热搜挂一整天

我知道 两位喝大了瞎他妈闹的接吻也挺甜

我看见流言 在空气中飞着飘着 成了肉眼可见的点点颗粒

颗粒 刺破我

颗粒 融化我

有人 解开我单薄的衬衫

他从天空中飞舞的颗粒做成的锅碗瓢盆里 摸下把崭新泛起冷光的菜刀

咔咔 

喔 丝毫没他妈砍伤我一厘米的心

没想到吧

然而

接着 那人看着狂妄大笑的我眼神渐渐柔和

菜刀 被咣当扔下

我污浊的泪水咸涩的鼻涕泡喷涌而出

我看清他的脸

后来 这没星没月的破冬夜晚

我半醒半梦忽然记起他指尖划破胸口时

他说那鲜红的

朱砂痣

我想 朱砂痣也是那天沸沸扬扬下他从空气中抓来的颗粒

颗粒 硌进心底

她说,“我深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。”

山竹巨他妈可怕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